<s id="pw6rw"><strike id="pw6rw"><input id="pw6rw"></input></strike></s>
  1. <rp id="pw6rw"></rp>
    首頁>國際 > 正文

    寧夏:數字治水新出路 “智慧水”成為脫貧攻堅“動力源”

    2019-06-27 10:45:39來源:光明日報

    對寧夏彭陽縣紅河鎮何塬村44歲的村民馬相兵來說,放學后抬著水桶走10里山路到山溝里抬水,是一代“山里娃”揮之不去的集體記憶。

    “天旱窖枯水斷流,麻雀渴得喝柴油”。翻開寧夏中南部山區脫貧攻堅的歷史,一條最醒目的主線就是解決“水問題”。“說個不怕丟人的話,那時候喝的水還有羊糞蛋蛋。”彭陽縣孟塬鄉趙三莊村的張志亮感慨,那時候,要饃饃、要糧食都給,但要水不給,水比油還金貴。

    而今,一朵“云”讓彭陽縣12個鄉鎮19.1萬農村居民都用上了省錢、省事、省心的安全水。這是僻遠的山村與當前最前沿的物聯網相遇后,所發生的化學反應——2017年以來,寧夏水利廳在這里率先實施從水源到水龍頭的全鏈條改造,運用互聯網思維、信息化手段和社會化服務,探索“互聯網+人飲”管理新模式,使“智慧水”成為脫貧攻堅的“動力源”。

    山里有“水”駕輕“云”

    沿著盤山小道一路爬到山頂,一個蓄水池現于眼前,這是彭陽縣陡坡村三泵站高位水池。“水池里裝有液位計,水位低到下限時自動啟泵補水,水面達到上限后自動關閥。”工作人員丁濤說,以前,這些操作都是人工來完成的,一看快到水位了,就得趕緊騎摩托車去泵站關閘。

    一旁,太陽能板正對陽光,為系統運行提供電能,智慧集成箱24小時監控現場并進行水質監測。智能無線綜合網關將這些信息和命令上傳下達,使這里完全實現無人值守。

    30公里外,位于彭陽縣城的農村供水工程管理站指揮中心,調度室里的工作人員只需輕點鼠標,便可啟閉全縣供水管網的任何一個閥門,而更多的時候,則通過算法自動控制。

    山腳下,城陽鄉長城村藺原村民小組崔彩霞家,還沒來得及脫完粒的玉米棒子占據了大半個院子。

    “老崔,你用手機交水費,我跟著學學。”一位村民說。

    “這簡單哩,我用微信交上一塊錢。”崔彩霞熟練地打開手機,“掃一掃家門口水表井桿子上的二維碼,關注‘智慧人飲’,進入‘我的用水’,就可以交費,比買菜還方便。”

    點開手機客戶端,哪一天用了多少水,一目了然。

    “老人可以到村里小賣部,有人幫著交。”“學生娃娃放學回來都會操作。”“打個電話,給外面打工的孩子,他們隨時隨地都能用手機交。”談起交水費,村民們的笑容里透著輕松,甚至比他們擅長的喂牛養雞更輕而易舉。

    輕松的不只村民。干了11年水管員的張志亮說:“以前最難的就是收水費。勸人掏錢難上加難,有時一家去上三五趟也是常事。”現在,彭陽縣的水費收繳率已由60%提高到90%以上。

    水價降了一多半

    “過去從來不敢多養牲口,最多就是兩頭牛,怕水不夠養不活。”馬相兵說,“吃水困難的時候,全靠人擔驢馱,一趟往返就得一個半鐘頭,家里人口多、有牲口的,有時一天跑三四趟,基本上一家子必須有一個壯勞力專門負責找水。”

    10年前,何塬安全引水工程建成后,馬相兵家實現了自來水入戶,按照揚程高低測算水價。“何塬村位置偏遠,一方水要五塊五毛錢,每個月光吃水就需要80元,我那時打一天工的工資才十幾元,好幾天的工錢才能換來一個月的水費。”馬相兵說。

    2016年建成的寧夏中南部飲水工程,從根本上解決了西海固群眾人畜飲水的水源問題,但工程點多面廣、穿山越溝,在人跡罕至的地段,支管、毛管發生跑冒滴漏后很難被發現,加之水價高、水費收繳難,“最后100米”問題凸顯,很難讓群眾滿意。

    “互聯網+人飲”信息化管理方式,將19.1萬人的飲水控制細化到每家每戶,密密麻麻的監測點,猶如供水系統的眼睛,24小時關注著供水管道的變化。信息在云端會聚、分析、報警,使管網漏失率由原來的50%下降到20%,年維修費用從490萬元減少到260萬元。

    運營成本的下降直接惠及群眾,彭陽縣將城鄉水價統一調整到2.6元/立方米,率先在寧夏實現城鄉供水服務均等化,讓全縣農村群眾與縣城居民一樣喝上了“同源、同質、同網、同價”的自來水。

    目前,彭陽縣自來水入戶率達99.79%,群眾供水投訴率下降了88%,人飲安全群眾滿意度達到98%。

    如今,馬相兵在彭陽縣城做磚瓦工,每天收入200元,每個月的水費只需30多元,1天的工資可以交大半年的水費,他家牛圈里的牛也由2頭增加到了10頭。

    在彭陽縣古城鎮任河村,致富帶頭人楊生科家養牛110多頭牛,年收益40萬元。在他和幾個養殖大戶帶動下,全村肉牛飼養量超過5000頭,村民們致富的干勁如自來水一般,越涌越旺。

    數字治水新出路

    “互聯網+人飲”,將水源、泵站、蓄水池、管網、用戶引入自動化監測控制設施,實現從水源到水龍頭的全鏈條智能化改造,并全面推進供水管理服務體制機制改革,以技術驅動創新人飲“建管服”,為最偏遠山區公共服務賦能。

    彭陽縣農村供水工程管理站站長張文科說:“以前要掌握水的濁度、余氯和PH值數據,起碼要分幾撥人,幾天才能完成,現在依靠自動監測設備,刷新數據只需5分鐘,如果數據異常,平臺會第一時間發出警報,并進行預處理。”

    2018年5月起,彭陽縣城鄉供水管理有限公司負責全縣農村人飲供水工程運行管理,通過“互聯網+人飲”,全縣供水保證率從65%提高到了95%。

    “互聯網+人飲”的成功實踐,是寧夏探索數字治水、發展智慧水利的一個側面。自治區在實施“互聯網+水利”3年行動中,建成覆蓋全區的防汛抗旱指揮、水資源監控等系統,完成了鹽環定、紅寺堡、固海三大揚水大型泵站自動化改造,結合現代化灌區建成控制面積100萬畝的渠道測控一體化工程,建立了全區五級河長協同工作平臺,初步完成“智慧水利”布局。

    瞅著擰開水龍頭嘩嘩流出的自來水,崔彩霞的喜悅寫在臉上:“現在用水方便了,過去3個月才洗一次澡,現在太陽能熱水器一開,想啥時候洗就啥時候洗。”數據顯示,實施“互聯網+人飲”改造后,這個縣洗衣機、太陽能熱水器等家電銷售量提高近40%。

    去年以來,固原市原州區、西吉縣、海原縣等縣區也開始相繼推行“互聯網+人飲”平臺建設。近段時間,寧夏回族自治區政府正總結試點經驗,以期進一步擴大推廣范圍,使智慧水網向更多偏遠區域延伸。

    Copyright 2015-2020   三好網  版權所有 聯系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違法信息舉報:[email protected] 
    天天天干日